th-1.jpeg  

既然被評為是部『普遍級』的電影,我想應該是可以帶著休閒欣賞的心境去觀賞才是,殊不知它果然不是部普遍級的電影,原來是一部曠世巨作的驚悚片,的確,夠驚悚的!

 

裡面探討了很多無法用『對』『錯』來評論的議題,夾雜的是很多的人性與貪婪背後那張張恐怖的畫面。台灣,雖然只是佔地球ㄧ個微不足道的面積,但它卻孕育了數不盡數十寒暑的千萬世代,在我們開始了正視環境保護的重要性之後,我們卻疏忽了現在的關心早已趕不及之前破壞的腳步,而在這樣的前提下,我們卻還是偷偷地、心存僥倖地在繼續掠奪她、破壞她。每每的天災之後,我們總是不停的怨天怨地、怨政府,可是卻顯少有人願意承認這每每的天災總是都架構在每每的人禍之後,特別是將經濟議題拉出來與她相提並論的時候,你會發現原本普遍性認為環保是很重要的聲音會越來越少,少到最後會變成是水蒸氣般的消失的無影無蹤,直到下一次的天災又出現時,那微弱的聲音才會又開始凝結聚集,但總還是會消失殆盡!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衝擊,也是一個很醜陋的議題,當我們不是既得利益者時,我們總是願意無私的振臂疾呼,高分貝的支持與聲援,原以為自己懷抱的是滿腔的正義與熱血,但其實我們只是個與利益無關的路人甲乙,所以我們才很悻悻然的在一旁高談闊論,如果環保的議題衝擊到的是我們個人的經濟利益時,我們是否還能夠那麼樣的高唱原始的正義?這是個無解的習題,或許有人願意拋棄甚至於犧牲自己的利益來成就環保的大業,我也相信的確會有這樣的人,只是一點點的小水滴何以撼動大海的流向。於是乎,這些原本應該被歌功頌德的情操,最後會被操作成是阻止下一代幸福的老鼠屎,原因很簡單,因為『經濟』、因為『大眾利益』,所以縱使邪不勝正,卻也只能無奈的接受,到最後到底誰邪誰正,那根本就已經不重要了!

th.jpeg  

 

我必須承認自己也曾因為五斗米而掩埋掉自己正確的價值,那是一個很嚴肅的核安活動,因為工作的需要,我必須高唱『核家平安』的謬論,即便心理有著千百萬個不認同,但還是得屈就在工作與收入的現實屋簷下,在操作數十場『核家平安』的活動之後,我依然認為『核安』只是口號、只是屁,但我卻在那時成為核廠的幫凶,我很汗顏的在這邊解剖自己,因為我很清楚知道那時衝擊到的是我個人的利益,很直接的利益,所以我唱不了那原始的正義。因此我說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衝擊,但也絕對是一個很醜陋的議題!

如果真的存有『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時,那麼人類憑什麼可以自詡為是『主宰』?我們改變了自然的工序,也決定了很多與這個地球共同並存,那些其他生命的長短,我們憑什麼?我們憑什麼決定流浪動物的生命時間?我們又憑什麼可以主宰萬物的一切法則?某些宗教派門的教義說著『要世界末日了』,我卻認為那所謂的世界末日並不是哪尊神哪尊佛要來滅絕世界,而是人類的咎由自取,不過是大自然不再承受人類的掠奪,所造成的反撲罷了!

 

『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但取自的卻是人類自私的人性,我們高倡不再讓地球繼續溫室效應的同時,我們也必須先回過頭檢討,到底是誰在地球上排放大量的穢氣?當我們在大量的提倡水土保持的重要時,又是誰在挑戰大自然原有的生態法則?我想在我們這些人類的心目中,『水土保值』應該遠勝於『水土保持』吧!

 

在『看見台灣』之後,我們是不是應該開始痛定思痛的靜下心來,檢視很多我們那原本的不該與不堪,我們到底是在保護下一代還是在戕害下一代?

 

th-2.jpeg  

 

  

創作者介紹

火花

陳小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