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望著假期、盼望著明天、盼望長大的童年』,這是一首在我們那個年代非常膾炙人手的一首民歌(應該是民歌吧?),在數十年之後,這段歌詞應該會被改寫,或許是人性的一種矛盾,小時候總覬覦著變成大人之後的那種『只要是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我行我素,但在長成以後,心理懷念的卻又是那天真無邪的『嘴裡的零食、手裡的漫畫、心理初戀的童年』。我常用『能不能、該不該、要不要』的角度去看待很多事情,就『長大』的這個狀態而言,在我心裡卻是:能長大、該長大,但內心深處卻是萬般的不想要長大!

 

我曾對這個資訊崩潰的社會深惡痛絕,但我卻必須承認、同時也必須感謝這個無遠弗屆的網路世界,在25年後的今天,藉由FB的平台,讓我搜尋到以前的國中同學,那時用『死黨』來形容我們之間,可謂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約定見面的日子之後,我必須承認,那種期待幾乎是讓我興奮的無法自己,不知見面的結果會是如何,也畢竟隔了二十餘年沒有聯繫了,他一樣是那麼的調皮嗎?他又還是以前那傻傻憨憨的樣子嗎?總之,有太多太多的想像空間一直在自己的腦裡翻騰著!

 

隨著相聚日子的到來,心理卻突然泛起了一種近鄉情怯的羞澀,只是那一抹的羞澀,在與同學見面之後瞬間化為烏有。的確,那一見如故的感覺隨之席捲而來,連我總共是三個人的聚會,所以我定義這場國中同學會是一場很『精緻』的相聚,坐定之後,內心突然出現一股很大的巨響『天啊,咱三人加起來的歲數,正好是台灣人期待吃百二的年紀』,這個聲響雖然巨大,但也只是在我自己內心盤旋著,總不好意思脫口而出,畢竟有位女同學也是披荊斬棘的來赴約,總不好開場白就是『俺們都老了耶』,哈!

 

大夥兒天南地北的一直在拼湊每一段不甚完整的記憶,我貢獻個百分之幾,他貢獻個百分之幾,那段段的零零落落,竟也讓我們湊出好多令人可歌可泣的往事,唯一令人遺憾的是其中一位好哥兒們已隨天而去,那是唯一讓我們低頭不語的話題,雖然很難接受這個讓我永遠也無法彌補的遺憾,但我想在我們三人的內心深處,是祝福他的,即便他已經在天人永隔的那片雲朵上面,我還是想告訴他:老李,我們並沒有忘記你,這一輩子都不會,也不准忘記你!

 

今天,是一場人事依舊、景物已非的聚會,唯一已非人事的那位,我想應該是我吧!在同學的印象中,我是一個內向含蓄的乖乖牌,殊不知,今天滿場嘰哩呱啦的卻是我,同學們很安靜的聽著我敘述我曾經的那段過往,可能是話題嚴肅了些,大家夥在現場很安靜的陪著我經歷那段辛苦的過往,言談中的氛圍,我突然感覺到同學們對我的不捨,或許是自己想多了,但總覺得同學們是心疼的,也就當自己是多想了,但總之,我覺得這樣就夠了,那樣的氛圍已經讓我飽飽的滿足了!

 

更令人感動的是,其中一位同學推開了一場他早已跟人約好的飯局,他的理由是,今天要跟老同學見面,對他而言,沒有什麼事情比這樣的相聚重要。夠了,我覺得這樣的舉動對我來說,什麼都值了!

 

每個人都有著一棵赤子之心,但是在社會的大熔爐煎、煮、炒、炸後,那顆赤子之心早就被掩埋在內心很深層的一個角落,唯有碰到這樣的老同學,那顆單純無暇的赤子心才會被勾勒出來,我跟同學們說道,我最近這幾年好像迴光反照一樣,在臉書上卯起來一直搜尋那些曾經的好友、老友,同學們說,朋友還是老的好,但我心裡的另一番解讀卻是,我喜歡那顆被勾勒出來的赤子心,因為那才是真正的我,只有你們才能讓我很自在的做我自己,謝謝你們!

 

『鄉間小路帶我回家』,重點並不在於那條鄉間小路,而是『鄉間』才是最質地純樸的!

 

 

 

  

 

創作者介紹

火花

陳小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Yvonne Huang
  • 早安,同學
    拼湊的故事,口水的聲音~獻給那段有血有淚的青春啊
    對於那些所有曾經的發生~真心的感謝

    披荊斬棘的女同學留
  • 披荊斬棘的女同學留.......很像做完案的女俠留住了標記,哈哈

    陳小法 於 2013/10/13 13:23 回覆

  • Yvonne Huang
  • 哈哈~女俠咧~
  • 苦甜
  • 謝謝 施主 ^^
  • 阿彌陀佛~@@

    陳小法 於 2013/11/18 22:1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